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逆战仙魔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杀你者,萧振东!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0:54

逆战仙魔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杀你者,萧振东!

陆山河脸色阴沉,冷声道:“塔罗城主,你乌兹武士是不是有些过了?高杰已然开口认输!”

“哈哈,场中形势变化多端,我方武士一时失手也情有可原嘛!”塔罗大笑着解析。【最新章节阅读.】

其实,塔罗心里也憋着一股气呢。

筑基中期被一人很扫,箭术比试输了不说,就连乌兹的箭师也被逼着自废。更让他憋屈的是,他明明有极高的战力,却被汉唐皇族中人压得喘不过气。

此时,正好借鲁斯的爆发,将这股气发泄出来。

蓦地,一声长啸从台下响起,但见一人手持银色长枪纵身跃上擂台,喝道:“乌兹蛮夷,莫要猖狂,我来会你!”

话音刚落,那人飞身加速,向着乌兹武士迅疾而去,人在途中,一式横扫千军已然使出,璀璨的枪芒激荡,天地元气沸腾。

这一招太过凶狠,鲁斯不敢大意,挥舞大锤招架。他的大锤舞得虎虎生风,恐怖的气势席卷天地。

“叮”“叮”“叮”

枪与锤的碰撞之声不断,转逝之间,二人已相斗数招。

汉唐武士一手枪法招数当真是出神入化。“追魂刺”、“龙行八荒”、“潜龙卧渊”、“直捣黄龙”、“众星捧月”等各种威猛枪法接踵出现,对准乌兹武士悍然攻去。

乌兹武士则仗着武器硕大的优势,双手之锤舞得密不透风。

两人相斗许久,却也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然而相斗越久,汉唐武士只感觉手中之枪越来越沉重,反观乌兹武士,则好像毫无影响一般,反而越战越勇。

“不好!”汉唐武士心惊。

“要输。”场外萧齐天向着道袍秀士道。

“不错!乌兹蛮夷的强悍之处,就在于他们的身体早已练得如同机器一般,不知疲倦。”道袍秀士道。

果然,数分钟一过,惨叫声响起。汉唐枪客已然被一锤砸中,胸骨尽碎,气绝而亡。

“下一个!”

鲁斯冰冷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时至此,台下汉唐人士无不脸色难看。

“我来会你!”又有一人上台。

此人是个刀客,不可谓不强,甚至比先前使枪之人还强。然而在和乌兹武士相斗数刻之后,仍然奔了前两个人的结局,被乌兹武士一锤砸中心脏而亡。

群雄脸色越来越难堪。

鲁斯叫嚣:“下一个谁来受死?”

没人回应,鲁斯嘲笑道:“没人敢上来吗?哈哈哈!汉唐豪杰,也不过如此!”

汉唐群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尴尬的。他们皆恨不得上去灭掉乌兹蛮夷的威风,却又无可奈何。在没有克制乌兹蛮夷双锤之时,上台,只不过送死罢了。

塔罗笑道:“汉唐豪杰辈出,实力果然不凡。不过这一回合,看来是我们乌兹武士略胜一筹咯。”他的语气讽刺中暗含得意。

陆山河面色阴沉。

晴贵人冷笑:“我看未必!”

塔罗哂笑:“未必吗?似乎已经明摆着?”话音刚落,却见一人虚足轻点,飞至台上,让他的面色一沉。

那人早不上晚不上,偏偏等他得意地跟陆山河和那汉唐皇女宣布结果之后,才跳上擂台

逆战仙魔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杀你者,萧振东!

?这不是打他的脸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更难忍的还在后边。

塔罗定睛一看,想要看看这一刻还有谁敢上台送死。刹那间,他的面色就不是阴沉,而是狰狞扭曲,目中的杀机几乎可化作实质。

鲁斯定睛一看,刹那疯狂,杀意沸腾。

群雄精神大震,刚要出言鼓励,然而待看清台上那人的面容之后,蓦地大惊失色。

再看那擂台上的汉唐人士,一身白衣,身材七尺半有余,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可不正是易容过后的萧齐天吗?

难怪塔罗和鲁斯会呈现出这个表情,也难怪台下群雄如此失色。要知道,不久前,这少年才破坏了乌兹蛮夷窃取汉唐箭道神通的阴谋,令得他们的箭师自废丹田,黯然离去。也是这个少年,在后来额外增添的箭术决绝中,让代表乌兹国出战的王鹏飞黯然收场,让乌兹国又吃了一次败仗。

种种原因,若是这少年上台参与决斗,乌兹蛮夷焉能放过他?当下,有好心之人赶紧提醒:

“小兄弟,快点下来!”

“对啊,别冲动!”

“他们都恨透你了,你上台,可不是找死吗?”

“是啊,下来吧,别白白丢了性命!”

......

鲁斯目光阴冷,喝道:“你上来作甚?”

萧齐天冷笑,抬脚走到那战死的使枪之人身旁,道:“借枪一用!”

他的右手成爪子状,对着银色长枪虚空一抓,一股气流急吐而出,但见银色长枪一颤,接着一跃而起,稳稳落入他的手里。

“这是,隔空取物?”众人震惊,难以置信。

“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擒龙功?”道袍秀士喃喃。萧齐天长枪一指鲁斯,道:“杀你者,萧振东!”

鲁斯大笑,摇了摇头:“难道所谓的汉唐没人了吗?连关元境的废物都派上来了!”

此言一出,台下群雄脸色通红,羞愤交加。萧齐天面色不变,奚落道:“非也非也,是因为你们太废了,打杀你们有我足够,何必云门境强者出手?”

鲁斯双目寒光一闪,冷声道:“得了吧!我虽然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但这是云门境强者的擂台,我若在台上杀了你,只会显得我恃强凌弱!现在,你给我滚下去。你的命,有机会,日后我会亲自来取!”

塔罗面色阴沉,道:“陆城主,我表达的意思应该没错?这是云门境强者的比试?”

陆山河点头。

塔罗一指萧齐天,道:“那这算什么?关元境初期的武者也能上台?是看不起我乌兹武士吗?亦或者,你们想藉此羞辱我乌兹武士?”

自萧齐天上台之后,这现场最淡定的,莫过于道袍秀士、木凌轩、萧百辰三人、冷惊鸿、晴贵人以及陆山河。只因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萧齐天的底细。

陆山河笑道:“塔罗城主多心了吧?这擂台露天,摆在大庭广众之下,谁要上台我也阻止不了不是?”

“那你让他下台,或者当众宣布由他来迎战我乌兹武士。”塔罗冷笑,调侃道:“嘿!我可不想待我乌兹武士胜了他之后,被无数人说闲话,被人骂我乌兹武士恃强凌弱,被人指着鼻子问候我们十八代祖宗!”

晴贵人插嘴,声音清脆,却响彻全场:“萧振东,你行吗?”

萧齐天轻笑,长枪一指醉仙楼下的乌兹武士,奚落道:“别的不敢杀,但杀几个云门境的乌兹武士,还是能做到的。”

“好大的口气!”一干乌兹武士震怒。台下汉唐群雄虽然担忧,却也热血沸腾。

塔罗笑了,当然是怒极反笑。

一个关元境初期的汉唐少年,居然大言不惭地说,可以杀得了云门境的乌兹武士?还说得那么轻松,好像吃个饭那么容易?

当他们乌兹武士是什么了?病猫吗?还是软柿子,只能任他拿捏?亦或者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其宰割?

哈哈哈!

更让他愤怒的是,这少年破坏了乌兹的大事,居然还敢跳出来?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找死!

......(未完待续。)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公交地址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地址怎么走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的具体地址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官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