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品神医 第210章 凌霄的怀疑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9:53

绝品神医 第210章 凌霄的怀疑

“她?一个临时教师而已,哪有什么举报材料,如果她有,她也早就交给聂市长了,或者交给警方,她留着也没有用啊。”凌霄说道:“对了,你问这些干什么呢?”

“我问这个当然是为了破案啊,你想,周常德被杀了,正常人一下子就能想到这或许和他要举报的人有关。找到那些材料,案子不就有了侦破的方向吗?”

“你们不知道他要举报的是谁吗?”凌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都知道是田伟,警察会不知道?

王魁说道:“是这样的,最初我们怀疑是田伟,但经过我们的调查之后我们排除了田伟,田伟没有作案的动机,再说了,周常德的举报材料究竟是针对谁,我们谁都不知道,所以我才来问你们有没有得到这些材料。”

“原来是这样。”凌霄说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王魁说道:“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你知道什么情况,请尽快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他将一张名片放在了茶几上,又说道:“再见。”

王魁走了,就问了一个问题,周常德的举报材料。他走了,凌霄却在会客室里陷入了沉思。按理说,一个八九十万的贪污案,被捅穿了也不见得有多大事,田伟会为了这么一件事让人杀了周常德吗?

凌霄确实怀疑田伟,但是从这个方向一想,他的立场有有些动摇了。

“根据黎浩请的那个私家侦探的调查,田伟在蜀都市有好几套房产,其中还有一套豪华别墅,就房产加起来他的资产都上千万了,他会为了八十九十万的案子去杀人吗?他会不会那样做我不确定,但换做是我肯定是不会那么去做的。”凌霄的心里暗暗地想着。

如果不是田伟,那又是谁呢?

除非,周常德的举报材料上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个不能见光的真相!

就在满心狐疑的时候凌霄接到了呼和茉莉的。

“哥,我这里来了好多警察,他们将我的屋子都翻了一遍了,说是找什么举报材料,我没有啊,但无论我怎么说,他们还是执意要搜查。”

兵分两路

,一路是王魁,一路是王魁的手下,所为的都是同样的目的,周常德的举报材料。王魁很聪明,知道他就算带着人来,也没法对他用强,所以才会假装来询问与案子有关的情况,其实是来试探他有没有掌握周常德的举报材料的。而另一路,却是直接用强了,在王魁的眼里,呼和茉莉这样的小老百姓,一个毫无背景的乡村教师,那是随便他搓圆捏扁的。突然明白了这些,凌霄的心也顿时往下一沉,那些家伙太嚣张了!

“除了搜查,他们还有为难你吗?”凌霄忍着心头的怒火问道。

“没有,只是问了我一些问题,都是与周校长的案子有关的。”呼和茉莉说道。

“你没事吧?需要我过来吗?”凌霄说道。

“这倒不用,我没事,只是把孩子们吓坏了。”呼和茉莉叹了一口气,充满关切地道:“我就是想打给你说一下,小心一些,周校长的案子,你就不要管了,你已经付出很多了,你继续插手,还指不定会惹上什么大麻烦呢。”

“嗯,我有分寸的。如果那些警察为难你,你就给我打。”

“嗯,好的,我挂了。”呼和茉莉挂了。

凌霄的心里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了,继续插手这件案子,有必要吗?

一个人乐于做好事,做善事,站在道德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人就是一个很高尚的人,是值得别人尊敬的人。可是,如果因为做好事而给自身带来危险,甚至是给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带来危险,那就不可取了。当然,这不能说是愚蠢,而是一个明哲保身的意思。古时候不也有一句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吗?

凌霄现在就面临这样的麻烦,继续插手周常德的案件,还是让这件事从自己的生活中离开,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他将两种后果分析了一下。

继续插手周常德的案件,多半会牵扯到某个能量很大的人物,就连聂天齐都没法与之抗衡。那个时候,呼和茉莉的教师资格肯定是保不住的了,他自己会有什么麻烦也是难以预估的。更重要的是那个到目前都没有浮出水面的经验丰富的杀手,他自己自保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呼和茉莉呢?

第二个选择是就此罢手。这样做,第一种选择的麻烦会消失,但他的良心会不安。周常德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教师,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了,公道何在?如果他不知道真相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知道真相,就这样畏惧权势和黑势力退出的话,他自己都会责备他的良心。

一件事情,两种选择,看起来很简单,但凌霄却迟迟都没有做下决定。接下来的几天他也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转眼,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凌霄没有受到来自王魁的半点骚扰,呼和茉莉也在那次搜查之后没有遇到新的麻烦。一切都风平浪静,整个世界都好像将周常德遗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凌霄对这件案子的感觉也淡了许多,也少了一些关注。毕竟,他就算想插手也无从下手,他不是警察,没有直接去调查的权限。

一边是无从下手,一边是没人关注,周常德的死似乎成了这个事件的一个句号。

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凌霄为这件事烦透了心,一个星期后他的心情才慢慢调整过来。不管这件事会如何发展,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却是神女药业的扩建的事情。从德国进口的两条新的生产线已经回来了,神女药业目前的产能严重不足,这两条生产线能解决这个问题。一旦两条更大更先进的生产线建立起来,神女药业的利润也将翻三倍。而且,它们能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神女药业自身的利润,还有解决好几百人就业的问题。另外,周边的村落也会得到更多的原料种植订单,获得实实在在的实惠!

神女村的村民富了,周边的村民也富了,远出打工的人再也不用到很远的地方去打工挣点辛苦钱了。这些都是神女药业带来的好处。

“师父,师父……”黎浩跑进了凌霄的办公室,“一个员工受伤了,你快去看看吧!”

“怎么回事?”凌霄跟着就站了起来。

黎浩喘了一口气,“是修造车间的一个安装工,被压伤了脚,我本来想让人将他送到职工医院去,但那个员工说你就是医生,他更相信你。”

凌霄打开办公桌下面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了备用的药箱。

他现在虽然是神女药业的老总了,但作为医生的本分却是没有忘记的,他的家里,他的车里,还有他的办公室里都备有一只这样的药箱,里面装着小病丸、大病丸、银针和一些诸如酒精、棉签、纱布什么的医用物品。

“走,我去看看。”凌霄背上药箱急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

这种事情,神女药业有自己的职工医院,这个员工理应该去职工医院的,凌霄也可以不管这种事情,但既然员工更相信他,他就觉得他应该去看看。

新厂区,新的生产车间,一大群人正围着一个受伤的员工。凌霄还看见了安娜和两个来自德国的工程师。他走进车间的时候,周围的员工都充满敬意地称呼凌总,那两个德国工程师也向凌霄点头致意。在他们的眼里,凌霄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们对凌霄的尊敬也是真切的,实实在在的。

无论是谁打招呼,凌霄都点头,别人尊敬他,他也尊敬别人。他很快走到了人群的中间,那个受伤的员工正躺在地上,一条腿血淋淋的。在这个员工的旁边,一个沉重的金属部件横躺在地上,底部沾满了鲜血。看得出来,这个员工就是被这个金属部件砸伤了脚的。

“凌总,不好意思啊。”员工满脸愧色地道:“我本来是想去职工医院的,但我想了一下,你是我们这一带的神医啊,我更相信你的医术。我的腿要是落下了什么残疾,一家老小可都指望着我吃饭了……所以,我找你看,求的是一个心安。”

凌霄笑了笑,“没事,你是我们神女药业的员工,我对你好也就是对我自己好。”

周围的员工都露出了笑容,打工的遇到凌霄这样的老板真的是一种福气。

“你的精神还这么好,我估计你伤得也不是很重,躺好,我给你看看。”凌霄说。

受伤的员工很配合,平坦在了地面上。他的动作牵动了受伤的伤口,痛得龇牙咧嘴的,可当着凌霄的面,他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没哼出声来。

凌霄打开药箱,取出一把医用剪刀将受伤员工的裤管剪开,将他的受伤的地方露了出来。这个员工的小腿上满是血迹,还不断有新鲜的血液从破开的小腿肌肉之中涌冒出来。肌肉的伤不是很严重,严重的是他的小腿腿骨,就算隔着血肉也能看出些微的改变形状的迹象。不难看出,他的小腿腿骨已经断裂了。

大致看了一眼,凌霄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说道:“你忍着一点,我要把你的腿扎起来,你的血流得太多了,需要止血。”

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郑州和康医院在那个位置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专家电话
郑州和康医院在那个地段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专家简介
郑州和康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