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百余农民工被欠薪16载最高法裁定下达2年如空文

发布时间:2019-08-15 11:13:25

春节过后,很多地方又迎来了新一轮外出打工潮。众多农民工兄弟背起行囊开始奔波于家乡和城市之间,打工养家,憧憬未来。但有一些农民工兄弟却无法过个舒心的团圆年,因为他们始终拿不到过年的工钱。在陕西,有100多农民工兄弟16年都没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工钱。来看他们的讨薪路。

早上9点,家住西安市长安区韩麻村的姜正顺和老伴刚刚开始吃早饭,早饭非常简单,一碗粥,一点自己家腌的咸菜,老两口边吃着饭,边商量着已经说了几天的事。姜正顺说,其实不仅是这几天,以往每年这个时候,要工钱,这都是夫妻俩固定的话题,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10几年。西安市长安区高桥乡韩麻村村民姜正顺说: 212每年到这个时间 我们都去找他的 就是 你看 挣钱10几年了 你良心能过得去 多少给一点 俺回去多少也能打发人家 给别人安排一下 你现在不给 俺也没办法

欠姜正顺钱的人,名叫权康虎,就是在这张欠条上签名的人,欠条显示,权康虎共欠姜正顺等人工资18.5万元。姜正顺说,1998年,自己带着妻子和村里十几名乡亲,在礼泉县建筑公司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工地忙了大半年,结帐时该结的工钱一分也没拿到,反复讨要几年后,2001年对方给他打下了这张欠条,这18万5千元中,自己和老伴的工资就有4万元,其它的是一起打工乡亲的。欠条到手已经1 年了,这1 年来,总共只要回来6000元。姜正顺说: 016 这是转的那张欠条 2001年的条了 去了6次 两次给了6000。 姜正顺说,要回这6000元纯属侥幸,自己身体不好,有段时间高血压非常严重,他拿着欠条去找权康虎,磨了几天,最终拿到了这张欠条,这是另一个人欠权康虎的,他拿着这张欠条,上门跑了6趟,才拿回来6000元。讨薪无门,着急上火,姜正顺的身体每况愈下,2012年 月住进了医院。姜正顺的妻子说: 426 这是一个月 一个月这么多 一个月得多少钱 一个月一千多些 你看我们农民 一个月一千多元的药 。

去年春天,姜正顺住了两次院,心脏置入了四根支架,花费11万多元,去掉医保报销,自己个人还花费7万多,这场病不仅彻底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债四五万。借钱时,姜正顺特意嘱咐,让妻子给人家打上欠条。姜正顺说: 第一盘 81 借钱全是她出面 要是万一我一口气没上来 咱得认帐呢 。 如今,62岁的姜正顺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三亩地,每年种小麦玉米最多收入六七百元,日常生活只能依靠儿子在外打工,但今年,儿子的工钱也没能拿到。姜正顺的儿子姜武说: 第一盘 5757 打电话,还得几天,老板不见,就是会计。

地里收入太少,儿子工钱也拿不到,手里这张欠条现在成了姜正顺还债的唯一希望,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还给打欠条的权康虎打过电话。姜正顺说: 4844 前一个礼拜,我打过电话,他接过一回,他咋说,他说我也正在给你要,还是没办法。这些话已经听得人起茧子了。 记者到来时已经快到农历小年了,姜正顺家里却一点年货都没置办。不仅是老伴催他,一共打工的乡亲最近也来了几次电话,姜正顺琢磨着,得去权康虎家跑一趟,记者的到来,也让他增添了一点希望,老两口掏空了口袋,凑了94块钱,这是两人现在全部的现金,姜正顺决定,带记者去咸阳讨薪。

驱车走了二十多公里,记者和姜正顺来到了咸阳郊外的一处村落,眼前这间房子就是权康虎的家,锁着门,门前还长起了草。姜正顺说,自己这几年经常来讨薪,周围的邻居已经认识他了。住的地方找不到人,姜正顺问了好几个邻居,终于要到了权康虎的电话。

抗衰老的中药配方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症状表现
肩颈背部酸痛是什么原因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用不用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