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九转恒星变第七百四十七章女人的陪伴

发布时间:2020-01-24 15:47:50

九转恒星变 第七百四十七章 女人的陪伴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邪烨还是如常一般,不过在牛恋芬眼里却是变了,至少他的眼眸渐渐亮了,似乎比以前要清明了些许,牛恋芬为邪烨高兴,只是希望这样不要长久,赶快振作起来那才是最为关键的。

每日牛恋芬都会説説话,不管説的是什么,反正依然是想到什么就説什么,偶尔説几句亲人的事,甚至牛恋芬还大胆的猜测孩子的事,每每説起这些事邪烨的眼神就变得不一样,牛恋芬也渐渐知晓邪烨的心。

这几日牛恋芬渐渐地变得开朗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将心里的所有事都説出来的原因,每次看到人都是微笑面对,大家忽的感觉牛恋芬不一样了,就好似小时候那般。曾经有件事让牛恋芬陷入了抑郁中,那就是当年被蛇咬后,渐渐地讨厌这个村子,要不是牛哥和她母亲渐渐开导,心里也不会放开。

当年牛恋芬还很小,差diǎn就死了,也害怕蛇,不过渐渐长大后也知道很多事,可是笑容却渐渐少了,大家都看不到牛恋芬曾经那般乐观而真挚可爱的笑容。看到牛恋芬的笑容,所有的村民都是奇怪,不过片刻间就将邪烨和牛恋芬联系在一起,不过那男人也不説话,能改变牛恋芬吗?

不过这样的流言蜚语还是在村里散布开来,牛哥和他妻子知道此事后,顿时就对此事进行反驳,不要以讹传讹,这样对村子影响不好,也对牛家不公平,对此牛哥展示出了强大的威信和领导能力,大家也就渐渐地不説,没有证据就是信口胡説。自然也就不説了。

不过那些孩子却注意到了邪烨,在玩的时候就会跑到牛家前来看邪烨,就好似在看动物般,他们还小不知道邪烨是怎么回事,即便是大人都不知道,何况是那些孩子。孩子们中肯定会有个孩子王。一向以那孩子王为马首是瞻的,那孩子走到邪烨的面前对着他説话,可是却没有什么声音。

孩子一天两天还可以,不过长时间的不説话,倒是更让孩子多了几分好奇心,村里的孩子都比较朴实,不会做出什么事来,不过他们看到邪烨这般都会跑到邪烨面前尝试和邪烨説话,不成的话就在邪烨身边开始玩耍。孩子能想出来的办法很多,什么躲猫猫啊什么游戏都在这里玩。

看到邪烨一diǎn反对的意思也没有,渐渐也就放开了,邪烨的耳边充斥着孩子的叫声,或许这样会让邪烨的心松一diǎn吧。孩子那爽朗而天真的笑声,不管是嘲笑还是什么,都是那么的悦耳,孩子是最为纯净的。

平时听自己的父母説话自然是学了一些不好的。不过并不是不能原谅的,何况真的是孩子而已。

牛恋芬每次回来看到孩子围在邪烨身边也没説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就往家里走去,不过半晌后就出来叫唤那些孩子回去吃饭,不要在这里玩。那些孩子对着牛恋芬做了一个鬼脸就屁颠屁颠的走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説牛恋芬喜欢那邪烨的话,所有的孩子看到牛恋芬就説她和邪烨的事,顿时让牛恋芬别扭至极,不断地训斥那些孩子不要胡説。不过孩子的口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挡得住的。

晚间的时候牛恋芬想了这个问题,不过看到邪烨这般样子,和这些日子渐渐猜到的一些事来看,牛恋芬知道自己是不能喜欢上邪烨的,他有深爱的女人。于是隔天的时候牛恋芬就将珍藏的糖葫芦拿出来。想要用食物堵住那些孩子的嘴,要不然听着听着也不是一回事。要是父母知道,到时候还要让她嫁人就遭了。

时间一晃就是一个月过去,田野的稻草渐渐长大改变了,在这里的稻谷一般都比较成熟的早,这个时候的地里都是半黄色半绿色的一片,也就説明稻谷已经快要长出来。每个村民都不时的去田地里去看看,或者从城镇那里买来了肥进行施肥。

而邪烨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那田野边上,他的目光深邃无比看着那一望无际般的田野和树林,他的表情依然是那般没有表情,不过眼神却渐渐地清亮起来,牛恋芬看到邪烨这一幕顿时开心至极。

牛恋芬坐在邪烨身边,微笑道:“这么多天来,你终于第一次尝试着走出我家。你好好的看着这般风景吧,这样你的心也会渐渐放下。真希望能和你説説话,这样的话我就能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

没有回应的邪烨,牛恋芬已经渐渐习惯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邪烨的身边就觉得高兴,没看到他的话感觉身边好似少了什么般,牛恋芬也渐渐地觉得自己很奇怪,不过这个事是绝对不能让父母知道的。

看到邪烨在远方的田野边上,牛哥和他妻子顿时大舒一口气,这样以后牛恋芬就不会被邪烨所牵绊。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反而让牛恋芬更加的觉得少了什么,每次晚上要睡觉前都会看一眼邪烨,有时候还会看着邪烨发呆,可是现在邪烨不在外边,看不到的时候搞得牛恋芬睡不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牛哥的妻子询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晚起来,牛恋芬随便説了一个借口就这样过去了。

这一日牛恋芬带着有些沉重的心来到了邪烨的身边,牛恋芬此刻也发觉自己难道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邪烨吗?牛恋芬看着邪烨半晌都没有説话,许久后才开口道:“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我就会想你?脑海里想的也是你,你説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呢?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有些无法自己了。”

看着邪烨没有説话,半晌后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説道:“就怪我自己自作多情吧。我知道你是不可能喜欢上我的,没事,我觉得多半是我的错觉,我只是将你当成哥哥而已。喜欢你也很正常。”

牛恋芬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来,拿出画笔来就开始画画,一边看着邪烨,一边看着田野作画,她想要将面前的这幅场景多画出来,而邪烨的身边也画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自然是牛恋芬,牛恋芬将自己画得很好看,笑得很灿烂,邪烨却面无表情,看来看去都觉得哪里不对,于是就将邪烨的嘴角拉了起来,微微上扬,好似笑了起来般。

许久后牛恋芬就将画摆在邪烨的面前,牛恋芬看着那怔怔出神也不知道看着何方的,脸上还是有一丝失落的,牛恋芬微笑道:“我在想你笑起来的时候肯定很好看。”

情窦初开,牛恋芬其实也不清楚自己的心的,那种奇妙的感觉环绕着她,她努力的让自己觉得那是对哥哥的喜欢。不过看到此刻无声的邪烨,牛恋芬嘴角牵动,微微一笑,道:“没事,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跟我説话的。”

如此下去过了几天的时间,牛恋芬也渐渐地将那份情意压下,看着邪烨坐在身边她就觉得舒服,而不少的孩子也渐渐地来到这里来往,有的甚至跑到田野里面去抓青蛙,居然还将青蛙带回来放在邪烨的面前,可是一旦看到邪烨转移过来的眼神,那孩子就吓得向后退去,从此那些孩子才渐渐地知道邪烨不是能碰的。

毕竟还是孩子,修行虽然化为灰烬,但是那份邪异的气息还在,而且心魔幻象始终徘徊在邪烨元神内,更是让气息变得可怖,对于孩子来説几乎如恶魔般,晚上睡觉的时候居然还做了一个噩梦,就是简简单单的被盯了一下,那孩子吓得晚上大叫起来,多亏孩子父母照料,那孩子才渐渐地醒悟原来是个梦而已。

此事本来是小事,不过看到孩子那般的噩梦,居然还梦到了邪烨,顿时那父母就将怪异的事情不小心説漏嘴了,不久后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村民渐渐地越发觉得邪烨诡异,不过没害过人,也没得罪过人,大家説话间会聊到此事,也只不过是谈资而已,毕竟村子别的什么都没有,要是不聊些话题的话,那村子就等于一个死亡之屋般。不管在哪里,村子其实都是一个样,因为太小了,看到的人都是熟悉的人。

一天之内也没什么话题,正好邪烨来此越是神秘,大家的猜测就越是多,这段时间以来大家的话也渐渐多了,晚上的时候也明火灯亮的,要是以前的话,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睡了。

对于村子的谣言,牛恋芬也不去管,她相信邪烨不会伤害他们的,有时候邪烨眼角中流露出的柔情是她印象极深的,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会无故伤害民众的。她也是通过邪道的人做法,恐怕早就开始杀人泄愤了。

邪烨这个样子还是放不下叶紫姗的,现在叶紫姗在他的面前死了,邪烨伤心欲绝,可是一旦念及孩子就情不自禁的软下心里,邪烨的脑海中有无数的画面闪烁不定,有个瞬间真是恨不得就这般死了算了,活得太累了。

为什么我邪烨一生会这般凄凉?凄凉这个词也许用的不当,但是邪烨此刻心里却都是苍凉和凄惨,有就孩子这diǎn还倒影在脑海中,对于蓝玉也不知道是否也是死了,那一掌可非一般,活下来很难。未完待续。。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怎么样
江西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长春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青岛男科医院那个好
九江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