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分集剧情介绍3946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13:01:25
宝宝咳嗽怎么治
宝宝咳嗽怎么治
宝宝快速止咳的方法

电视剧《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正在热播中,目前最新剧情已更新至第46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39集:英男向白谷逸提及未来世界 雀影替长眉担下罪名

英男向白谷逸吐露自己的身世,她已经想起了一切。同张问天说的一样,她并非是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于六十年之后。六十年后的世界也有蜀山的存在,她原本可以在那个世界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却因为赤魂石而来到了这里。如若她想要回到未来,就必须要依靠赤魂石,可她又答应了余英奇,要不惜一切代价帮他毁掉赤魂石。

余英男陷入两难抉择,她回想到属于她的世界,可又不想失信于英奇,让英奇失望。白谷逸希望她能够做出她心内真正想要的选择。英男摇头轻叹,将六十年后的世界告诉了白谷逸,六十年后的蜀山悬于半空中,而苍墟一派也不复存在,更是没有火黎人的踪迹。听到苍墟在未来将会消失,白谷逸心中大为震惊,几乎是失魂落魄地回了苍墟。

白谷逸回到苍墟后对齐灵云态度冷淡,且不再似往日一般对苍墟寄予厚望,一心想将苍墟发扬光大。齐灵云心中黯然,她眼尖地发现白谷逸身上掉落的一朵静琼花,暗中让碧梧前去调查。调查结果与齐灵云猜想得不无两样,静琼花是静琼谷独有,而余英男也正处于静琼谷中。碧梧认为是白谷逸负了齐灵云,她想替齐灵云杀了白谷逸,可齐灵云却认为此事并非是白谷逸的错,真正错的人是余英男,若不是因为余英男对白谷逸纠缠不清,白谷逸便不会对她视而不见,她心中对余英男已经下了几分杀意。

火黎人先祖之地陷空坳,火黎人在这片土地上饱受其他部族的欺负,其他部族想摧毁火黎人先祖神像,幸亏余英奇及时现身,护住了石像。余英奇的守护者之力已经觉醒,他仿佛像换了一个人一般的嗜血狠毒,大方散人顺着火凤的痕迹也来到了陷空坳,他从余英奇的口中得知,原来火黎族历代守护者都是同一个人,他们的灵魂随着守护者之力在不同人身上觉醒,所以传承下来的不仅仅是与能力,还有他们所有的记忆。

大方散人对历代守护者的牺牲唏嘘不已,余英奇却认为守护者的牺牲是必然,他提起大方散人曾经跟王惊雷提过的预言,大方散人心中一悸,深怕余英奇会因此事找他算账。余英奇对此事并不在意,他要求大方掌人用回音石查出伤他的血影是谁,还他一个清白,他才好从苍墟手中拿回五形灵牒,找到余英男,摧毁赤魂石。

苍墟上,大方散人用回音石提取了英奇的记忆,发现英奇并未杀害追云。当时,英奇闯入克己崖,他赶到之时追云早已经遇害。而就在英奇错愣不已时,一道血影出现。血影的面貌即将揭开,白谷逸与众人皆紧张不已,令白谷逸意外的是,血影的真实面貌竟然是长眉。长眉出现在余英男的记忆中,苍墟众弟子纷纷想要蜀山给出一个交待,长眉声称自己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不仁不义之事,雀影也认为这是余英男的记忆有误。

苍墟大殿一时议论声四起,大方散人向众人提议提取长眉的记忆,只要两人的记忆无法吻合,就说明长眉并非真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长眉同意让大方散人提取记忆,可就在大方散人要对长眉施法时,赤魂石之力再度侵入长眉体内,长眉当场失控,能量暴走,伤了在场的几人。

雀影上前安抚了长眉体内的赤魂石之力,想要带长眉先行离开。可在场之人却不肯善罢干休,皆要求长眉对刚刚的事情给出一个交待。长眉深知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他本想坦言道出赤魂石入侵体内一事,可雀影却阻止了长眉,他深知若是长眉被赤魂石入侵一事被人知晓,蜀山将再遭重创。为了维护长眉与蜀山,雀影只好用手中的幻灵剑幻化出了长眉的模样,向众人承认追云就是他杀害的,他看追云不顺眼已久,原因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却被追云以言语相激,这才失手杀了追云。

雀影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苍墟众人皆要求蜀山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雀影虽并非掌门,可亦贵为师尊,绝不能轻饶。面对着咄咄逼人的苍墟弟子,长眉深知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他想以蜀山掌门的身份代雀影受过,将一切过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孰料雀影却上前挡在了他的面前,硬生生替他挡下所有刀剑,亦用他一生修为替长眉封住了赤魂石的邪力。

长眉错愣不已,没有料到雀影竟然为自己做到了这个地步,雀影临终前依旧叮嘱着长眉莫要再皱眉。一生的陪伴,一生的跟随,雀影始终是无法与长眉白头到老,但为了长眉与蜀山,雀影心甘情愿为长眉放弃一切,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雀影的逝去算是给苍墟一个交待,苍墟了却完追云的后事便开始张罗白谷逸的婚事。白谷逸心间复杂无比,一步错步步错,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用多少个错误去掩盖最初的过错。雀影的死虽非经他之手,却是因他之过,他不得不重新怀疑起这样强大起来的苍墟是否真的是追云所期待的。

第40集:萧月命丧璇玑门 余英奇现身静琼谷

余英奇来到白谷逸面前,他称自己知晓杀害追云的真凶身份,只不过他对此并不感兴趣,他想要的是余英男体内的赤魂石。白谷逸不肯让余英奇伤害英男半分,可英奇自守护者之力觉醒后便冷血无情,他向白谷逸表明,他定要拿下余英男体内的赤魂石。

蜀山上,长眉的身体折损严重,大不如前,他决定闭关修炼。临闭关前,他将蜀山的重任交由蜀山大弟子墨不凡担领,墨不凡向长眉表示,他定当会竭尽所能,守护好蜀山。萧琅上蜀山的日子较短,长眉本想让萧琅自行选择去留,可萧琅却坚定地选择留在蜀山,长眉心中安慰,他接过萧琅的流星坠,在上边布下结界,不仅增强流星坠实力,更是可以在萧琅遇到危险时放出结界,以保萧琅安全。

蜀山丧钟鸣响,既是为雀影也是为颜人英,所有蜀山弟子皆心情沉重,头戴白花。这时,齐灵云前来送她跟白谷逸的大婚请帖,天一见此,怒气冲冲地指责齐灵云。蜀山苍墟关系本就大不如前,两派弟子相互看对方不顺眼,青囊也站出来,认为此事是天一做得不对。齐灵云知晓天一疑心她的身份,她故作柔弱,以齐灵瑾的名义离开了蜀山,天一见青囊出面维护齐灵云,不由得对青囊也产生了几分偏见。

墨不凡将天一带到剑墟前,他向天一诉说着自己的感悟,身为苍墟大弟子,他竟然还要颜人英牺牲性命来保护他,他愧对颜人英与各位师长。但同时,他也深深地明白现在的蜀山腹背受敌,需要韬光养晦等待长眉出关。他告诫天一万不可再像今天这般莽撞行事,至于苍墟的事情他相信青囊自会辨别好坏。天一谨遵墨不凡教诲,墨不凡为了让天一平息心中怨气,他让天一前去天门峰看守结界,以静心神。天一离开后,墨不凡唤萧琅前来,他将自己发出求助信却得不到萧月回复的事情告诉了萧琅,希望萧琅能够下山,劝萧月前来救助蜀山。

萧琅下了蜀山,余英男在静琼谷的伤势也有所好转,她提出自己要出去寻找余英奇的事情,白谷逸心中担忧,深怕她会因此受伤,所以不停地劝英男留于静琼谷。英男心意已决,不再改变半分,白谷逸只好敛起眉中的失望,不知觉地将自己明天要大婚的消息脱口而出。本以为英男会主动让他留下来,可英男在听到白谷逸的话后,眉头都瞬间舒展开来,她恭喜白谷逸抱得美人归,娶到心爱之人。

白谷逸心中失落,他试探性地询问了他在英男心中的地位,英男称她先前喜欢过白谷逸,只不过他们两人当时太过年轻,所以走到最后两人都伤痕累累,但她相信白谷逸与她都会逐渐释怀这段感情。英男所说的话白谷逸到底还是听了进去,他以蛾皇的份请求英男能够抱一抱他,两人抱在一起的这一幕恰好被暗处的齐灵云看到,齐灵云对余英男怀恨在心。

齐灵云与张问天秘密见面,她要求张问天将英男送到余英奇身边,只要余英奇取出赤魂石,张问天便可在他准备销毁赤魂石之前将赤魂石夺走,坐收渔翁之利。张问天答应了齐灵云的要求,他十分好奇为何齐灵云想以这种方法来折磨余英男,齐灵云只称她定要让余英男尝尽被心爱之人所伤的滋味。

萧琅与苍鸾赶到璇玑门,却见璇玑门内一片萧条景象,唯留虫秀才一人独守此地。虫秀才告诉萧琅,自萧月消失不见后,璇玑门便开始闹鬼,他将自己在回音绝壁前捡到的符纸交给萧琅,并带萧琅前往回音绝壁。回音绝壁里传出一阵凄厉怪声,萧琅让苍鸾打开回音壁,想一探究竟。回音壁被打开后,一大片符纸从中飞出,施傀儡术控制住了虫秀才,幸亏萧琅和苍鸾一齐赶走符纸,虫秀才这才得救。

符纸离开后,萧琅在回音壁中看到了唐星,他与虫秀才将唐星救下,并从唐星口中得知,萧月已经遇害,且凶手就是大方散人与张问天。当时,大方散人跟张问天对萧月施傀儡术,二人企图控制萧月,不仅要让萧月杀了唐星,更想让萧月为他们所用,替他们铲除英男英奇等人。萧月宁愿一死也不愿意当二人的傀儡,他拼尽浑身力气射出最后两箭,以自毁形神之法破除了此术,张问天与大方散人见此大为诧异,慌忙离开。萧月的逝去令萧琅难过不已,萧琅决心前去找大方散人报仇,唐星陪在他身边,与他同进退。夜晚,萧琅坐在河边,深深地思念着萧月,唐星出言安慰,并劝说萧琅要使自己变得强大,唯有强大才可以保护自己,保护身边所爱的人。

张问天将余英男的行踪告知了大方散人与余英奇,余英奇独立前来静琼谷,准备带走英男。英男察觉到英奇已经今非昔比,而蛾皇知晓英奇是为赤魂石而来,他暗中用殉灵蛾向白谷逸发出求救信号。另一边,苍墟张灯结彩,庆贺白谷逸大婚,白谷逸却郁郁寡欢,他穿身红袍,独自站在崖边,终于放下了手中珍藏已久的光珀。青囊来到白谷逸身旁,她对白谷逸的放手感到欣慰,同时她也劝说白谷逸要当机立断,若是他心中没有齐灵云,就不该如此勉强自己,齐灵云爱他爱得执着,未必肯就此平静过日子。

第41集:英男随英奇回陷空坳 齐灵云对白谷逸以死相逼

苍墟四处张灯结彩,白谷逸与齐灵云大婚。礼成之际,齐灵云满怀欣喜地紧握住白谷逸双手,却蓦然发现与她成婚的不过是白谷逸的分身。所有的伤心绝望都向齐灵云汹涌过来,齐灵云满脸泪痕,再无一开始的欣喜之意。

静琼谷中,余英奇执意带走英男,蛾皇上前阻拦却不敌他,英男本想利用赤魂石的力量对付英奇,可还是无济于事。就在英男命悬一线之时,白谷逸及时赶到,救下了英男。两个蛾皇令余英男倍感震惊,白谷逸却无暇解释,只上前跟余英奇交起手来。

苍墟洞房中,齐灵云满脸泪痕地控诉着白谷逸对她的残忍,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既然白谷逸对她不仁,她也要让白谷逸体验到她的疼痛。喝下交杯酒,齐灵云将手中的短刀刺向了白谷逸的分身,致使白谷逸真正的身体重伤,一时竟不敌余英奇,败下阵来。

白谷逸重伤,口吐鲜血,鲜血将静琼花的幻象洗掉,英男这时才明白,原来日夜陪伴着她,带她走出低谷的人竟是白谷逸。白谷逸与蛾皇皆身受重伤,英男也决定不再躲避下去。天下之大,纵使她有藏身之地,也阻止不了她该行之事,英男自愿跟英奇离开,也愿主动交出体内的赤魂石。

英奇将英男带回陷空坳,两方长者皆劝英奇要速战速决,莫留恋他与英男之间的感情。英奇告诉二人,催毁赤魂石之时会引发族人丹火沸腾,令族人痛苦不已,但若逢冰雪加持,则会减轻痛苦。两日后便是朔雪封天之时,届时天降大雪,寒流肆窜,正是销毁赤魂石的最佳时机。

账营内,大方散人准备带英男离开,可英男却执意不愿跟大方散人走,既然她已经来到了这里,她就会完成她应该完成的使命。夜晚,英男醒过来之时看到了不远处的英奇,她来到英奇身旁,可英奇戒备心慎严,对英男也不再有往日的柔情。英男分不清眼前的英奇究竟还是不是她所认识的人,英奇将守护者拥有千年记忆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她,守护者本就没有七情六欲,现如今的他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余英奇。英男认为英奇已经变了,可英奇却道两人都早已经变了,他出声询问起了英男的身份。

英男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英奇,她原名玉思隐,来自于未来的六十年之后。她的母亲玉无心留下拥有血影神功的玉珏、五形灵牒,以及一封信后便离去,让她独自看守封印赤魂石的凌云峰结界,可张问天为了复活紫英,竟孤身独闯凌云峰,冲破了凌云峰的结界。张问天抢夺了半块玉珏。拿到赤魂石的决心势在必得,英男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张问天得逞,关键时刻,她扔出了手中的五形灵牒,打开生死门。二人掉进了生死门,赤魂石也因此进入了英男的体内,她与张问天阴差阳错地来到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

余英奇相信了英男所说的话,并称余美娇是因英男体内的赤魂石而死,销毁赤魂石,他势在必行。英男向英奇表明,六十年后的世界,赤魂石依然会存在,英奇根本无法毁灭赤魂石,英奇听到这话,神情并没有任何一丝波动,他只道无论结局怎样,他都会尽他守护者的能力,完成他该完成的使命,他与余英男早已经今非昔比,他不会对余英男手下留情,也不会存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白谷逸醒过来后,他对齐灵云冷冽淡漠。若是齐灵云恨他,捅他一刀他也不介意,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齐灵云竟狠毒到将英男的行踪泄露出去。齐灵云哭着控诉白谷逸私会余英男一事,白谷逸将原本准备要送她的朱颜草砸毁,称他本是要与齐灵云好生度日,若不是齐灵云泄露了英男的行踪,他也不会在大婚之日丢下齐灵云。时至今日,他这才明白他与齐灵云都是天生冰冷的可怜人,注定无法温暖彼此,现如今他想要的只是守护他心爱之人,仅此而已。

白谷逸将门中的事务都交给青囊代为处理,自己则准备出苍墟救英男。与此同时,齐灵云心灰意冷,她看着地上的朱颜草,决心以死相逼,将白谷逸留在自己的身边。白谷逸走出蜀山大门后被天一拦下,天一执着于弥尘之事,想要向白谷逸问个清楚。白谷逸将当日的情形告诉了天一,若是弥尘不死,英男一行人便会死于永夜城中,他无法可选,也无路可退。

齐灵云用朱颜草割破了自己手腕,她与白谷逸性命相连,白谷逸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失,可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去找英男。他深知,若是他此时选择回苍墟,他将会一辈子受到齐灵云的禁锢。看着白谷逸离开的背影,天一也释怀了心中的事情,白谷逸的每一个选择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他们又何尝不是呢。其实他们每个人都被禁锢在了自己的爱恨之中,他只希望弥尘也能够释怀这件事情,让灵魂得到自由,不受任何拘束。

第42集:萧琅替父报仇 齐灵云偷练血影神功

齐灵云命悬一线之时,碧梧前来相救。齐灵云看到了来人,心中失望无比。原来,她在白谷逸心中的分量竟如此轻,她不明白,白谷逸怎么能仗着她的喜欢就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着她。与此同时,白谷逸也晕倒在了蜀山脚下,蛾皇现身于他面前,救下了白谷逸。

张问天与大方散人秘密见面,二人对他们的计划都十分满意。原来,大方散人从头到尾便跟张问天勾结在了一起,包括张问天从水牢中派出唐星杀璇玑掌门一事,也是大方散人献计。二人一直书信来往,一步步走到今天。现大方散人按照张问天谋略,篡改了回音石内容,为余英奇洗脱罪名,已取得了余英奇的信任,他称自己已经在火黎族中布下暗局,若是一切顺利,他们便可以从英男的身上取出赤魂石,打开生死门,一同穿越到未来的六十年之后。

正当二人谈话之时,乌鸦落在二人的身边,唐星与萧琅也突然现身。萧琅手持流星坠,一心想为萧月报仇。张问天借血影神功已恢复了几分身手,他施傀儡术控制了唐星,逼迫萧琅就范,而大方散人也趁着萧琅不备之时,对他施下傀儡术。二人尚有用处,张问天决定先留下二人的命,等到关键时刻再将二人推出,加以利用。

夜晚,余英男对着睡着的余英奇吐露心声,就算她知道赤魂石被毁灭后,她就会变得和张问天一样畏光,就算她知道她与英奇现在已经成为陌路人,但她也心甘情愿牺牲自己。只要毁了赤魂石,世间就不会再有这些纷争,火黎人也可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至于英奇,则可以恢复成以往的温暖模样,回到她的身边,她并不畏惧黑暗,于她而言,余英奇便是她的太阳,足以照亮她整个世界。英男的这番话悉数落入英奇耳中,英奇无声落泪,却站起身对着英男道,现如今他已不再是余英奇,他不希望英男还抱有这种希望,这世间没有了余英奇,英男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

英奇离开后,大方散人前来称萧琅落入了英奇手中,英男心中焦急,连忙跟着大方散人离开,暗处的阿土看到这副情景也慌忙跟上。英男来到萧琅的面前,她本想替萧琅解绑,可萧琅却称大方散人与张问天是一伙的,萧琅想让英男离开,可英男还是晚了一步,张问天利用符纸施傀儡术控制了英男,想要从她体内取出赤魂石。赤魂石力量巨大,无法强取,张问天熟知取赤魂石之法,他以萧琅的性命相威胁,成功地激怒了英男,让英男逼出体内的赤魂石。

张问天用血引出了赤魂石,赤魂石近在眼前,他只要拿到了赤魂石,便可以复活紫英。听到赤魂石有起死回生的作用,阿土心中震惊。与此同时,大方散人出尔反尔,他用砖头上前打晕了张问天,抢夺过赤魂石,想将赤魂石占为己有。失去了赤魂石的英男痛苦不已,大方散人想要结束掉英男的生命,正在这时,苍鸾突然出现,英男也激发了体内的力量,她挣脱掉手上的束缚,夺回了赤魂石,替萧琅与唐星松绑。萧琅与大方散人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他上前杀了大方散人替萧月报仇,英男这时才得知萧月已经遇害。萧琅与唐星尚且年幼,英男不愿让二人卷入这场纷争,她让二人即刻赶回璇玑门,自己则准备回到英奇的身边。

二人离开后,英男因体力不支晕倒在地,幸亏英奇及时赶来,他将英男带回了账营。看到英男在睡梦中落泪呢喃的模样,英奇心中腾起一股心疼的感觉,却无能为力。另一边,阿土找到落荒而逃的张问天,他询问张问天起死回生的事情,张问天眸中泛着精光,利用阿土想复活霍霍的心思,让阿土在英奇销毁赤魂石之前,将赤魂石夺过来给他。

大方散人的尸体引起了火黎族人的恐慌,火黎族人对璇玑门的预言产生怀疑,阿土再次询问起英奇销毁赤魂石决心一事,英奇称他的心意已决,纵然他会为销毁赤魂石付出生命,他也在所不惜,他告诉阿土,世间的每一个人都是需要自己独自走上自己一个人要走的路。殊不知,此时的阿土心中挂念的只有霍霍一人,他决心付出巨大的代价来复活霍霍。

苍墟克己崖,齐灵云以掌门夫人的身份支走了克己崖中看守的弟子,独自偷练起了血影神功。既白谷逸已经伤她至此,她便不再寄希望于白谷逸,她的未来她要自己把握。与此同时,白谷逸昏迷后醒来,发觉救下了自己的人竟是蛾皇,他从蛾皇口中得知自己在昏迷之际心心念念的都是余英男一人。

第43集:余英奇重回小村村 酒后告白

白谷逸将自己与齐灵云同饮幻波池水,性命相连一事告知蛾皇。蛾皇劝白谷逸要学会爱恨分明,放过自己也放过对方,他把英男留在静琼谷的回音石交给了白谷逸。白谷逸从中看到了自己与英男以及英男英奇两人的一切过往,这时才明白原来伤害英男最深的竟是他自己。为了唤醒英奇,白谷逸决定将回音石交到英奇的手上,让英奇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同时他让拜托蛾皇替他回苍墟看望齐灵云,他深怕齐灵云会做出更偏执的事情来。

陷空坳中,阿土做了炸鸡给英男吃,跟她讲起了小村村中的美好过往。英男毫无防备之心,趁着英男不备之时,阿土拿出手中的短刀竟想要杀了英男,夺取赤魂石。英男震惊之余这才发觉炸鸡中已经下了迷药。她一心想要帮助火黎族人,可火黎族人却想取她性命,这股愤怒令英男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她爆发出赤魂石之力,手执落英无形剑想杀了阿土,却被突然赶到的余英奇阻止。英奇英男二人误会升级,对彼此大打出手,英男对英奇失望不已,她爆发出自己浑身的能量,令所有火黎人痛苦不已,也迫使英奇向她低头,最终,二人达成协议,英男放过火黎族人,而英奇需要陪她前往小村村。

明日便是朔雪封天之时,英男深知自己体内的赤魂石将被取出,她恳请英奇能够与她重回一天小村村,当作是她最后的告别。英奇口中答应,但为防止英男逃离,他在小村村中设下结界,二人一同来到客栈,却发觉客栈早已被肯塔基三人继承了下来,肯塔基待二人如往常般热情,可英奇却情绪不高,冷漠相对,肯塔基三人决定以男人对男人之间的方法,来套出英奇的心事。

夜晚,肯塔基三人跟英奇英男一起喝酒,英奇深怕英男喝酒会引发体内的赤魂石之力,便替她喝下所有的酒。趁着英男离开之际,肯塔基三人将英男对英奇所做的牺牲道出,英奇心中动容,借酒消愁。与此同时,英男在院子中看到了苍鸾,她抚摸了苍鸾,利用赤魂石之力帮萧月凝聚了力量,萧月形神现身于英男面前。原来,当时张问天逼得萧月不得不自毁形神,萧月用最后的意识控制了苍鸾,进入回音绝壁。后来他在梦中看到了沙艳红,沙艳红给了他生存下来的欲望,所以他这才一直用意志控制了苍鸾,守护在他们身边。萧月将守护者毁灭赤魂石之后会死亡一事告诉了英男,英男心中震惊,却深知自己无法阻止英奇的大义,她想效仿萧月,用火凤留住英奇最后的意识,让他起死回生。

英男回来之后,英奇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肯塔基三人将英奇提前一晚回小村村的事情告诉了她,是英奇要求他们重振客栈,只为给英男一个家。英男心中感动,她带着英奇回房间,询问他为何不将销毁赤魂石后会牺牲的事情告诉她,英奇只道自己不愿意看见她伤心的模样,他想起英男在睡梦中的呢喃,深知若是毁了赤魂石,英男便回不了六十年之后。醉酒后的英奇一时被情感征服,他打开了小村村的结界,想放英男离开。

英男准备离开,英奇却在关键时刻后悔,他紧抱住英男,将自己的心意对她诉说,他不愿意失去英男,不愿意看着她离开。英奇提起昔日静琼谷的诺言,英男这才得知静琼谷中的那场美好并不是梦,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英奇也不再顾忌自己是守护者的身份,他告诉英男,哪怕是放弃守护者之力,他也想要留住英男,跟英男永远在一起。英男感动落泪,时至今日,她才重新看到了那个她所熟悉的余英奇,她踮起脚尖亲吻了英奇,二人的所有柔情爱意尽在这深情一吻中。

次日,英男英奇准备动身回陷空坳,二人心底里都很明白,若是踏出了这一步,便再也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英男不畏惧即将到来的危险,于她而言,只要能够帮助英奇完成大义,哪怕是她永生都无法再见到阳光,她也心甘情愿。

第44集:英奇销毁赤魂石 英男复活英奇

英男英奇二人回到陷空坳,准备销毁赤魂石。就在毁灭赤魂石的仪式进行到一半之时,齐灵云突然赶来,她划伤了英男的手臂,鲜血令丹火异动的英奇直扑向英男。齐灵云指使英男杀了英奇,称她与英奇之间只能活一个,若是英男不愿动手,她便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白谷逸赶来阻止齐灵云,他将回音石丢给了英奇,回音石中的美好过往唤醒了英奇的理智,英奇心生不忍,可英男却劝说他趁机毁掉赤魂石,火黎族人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几百年。就在英奇毁赤魂石之时,齐灵云想再度对英男动手,却被白谷逸出手阻止,白谷逸震惊于齐灵云竟偷练血影神功,齐灵云对余英男恨意颇深,她告诉白谷逸,既然他想要守护住余英男,她便要毁了余英男。

英奇成功销毁赤魂石,火黎族人的丹火之苦终被消除,而火凤则及时赶来将英奇余留下的丹火带走。齐灵云不愿放过这次机会,她将身体虚弱的英男推下悬崖,白谷逸震惊于齐灵云竟如此心狠手辣,也随着英男一同跳下山崖。齐灵云一时气愤,命碧梧杀光身后的所有火黎族人,幸得火黎人熟悉地形,逃过一劫。

山崖下,白谷逸为英男包扎伤口,英男因体内无赤魂石而畏惧阳光,白谷逸不得已,只好动用血影神功替英男疗伤,英男心中诧异,白谷逸承认自己练习血影神功一事,且称追云真人是他所杀害。人在恐惧之时会变得十分绝望,一心只想强大自己,白谷逸坦言道出自己昔日的绝望与错误决定,看到白谷逸如今已经悬崖勒马,英男选择原谅了白谷逸,两人一同回崖上,白谷逸决定送英男赶往璇玑门,让她复活英奇。

苍墟中,齐灵云因爱生恨,她准备对外宣称苍墟掌门白谷逸已死,自己以掌门未亡人的身份统领苍墟。青囊阻拦了齐灵云,认为齐灵云的决定太过草率,且苍墟掌门向来是能人居之,齐灵云一个纤纤弱女子根本不足以担此大任。为了向青囊证明自己的实力,齐灵云唤来三个苍墟弟子,对他们痛下杀手。青囊震惊之余,齐灵云命碧梧等人对青囊动手,她想杀了青囊,以绝后患。

青囊逃出苍墟,齐灵云以掌门之名,命苍墟所有弟子追杀青囊。青囊不得已,只好通过潜龙索逃往蜀山,孰料碧梧穷追不舍,她为赶尽杀绝竟不惜斩断潜龙索,幸亏天一及时感应到青囊出事,在关键时刻救下了青囊。

白谷逸将英男送到璇玑门后,便与英男道别,英男独自一人进了璇玑门。璇玑门中,萧琅将火凤进入回音绝壁的事情告诉英男,英男认为复活英奇之法定藏在回音壁中,她想一进回音壁探个究竟。同时,英男将萧月形神尚存之事告诉了萧琅,萧琅看到眼前的萧月,不禁激动落泪,二人决定一同进入回音壁中,寻找复活萧月与英奇之法。

二人进入回音壁中的客栈,遇到了一位老者。老者称自己可以满足他们二人心中的执念,但要求他们二人以等价之物来交换。萧琅想要复活萧月,他拥有一双能看到未来的眼睛,长者要求他用眼睛的能力来交换,萧琅毫不犹豫地答应,他将自己曾经梦见过的事情告诉了英男,继而便喝下了老者的水,与老者达成交易。萧月的魂魄被打散,萧琅需要将苍鸾留在客栈处,待萧额凝聚形神七日后方可复活。

英男想复活火凤体内的英奇,老者称英男的眼睛并无任何特别之处,而且英奇与萧月不同,英奇的阳寿已尽,若是英男执意要救英奇,她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英男心中的决定不改半分,老者支走了萧琅,将自己的条件道出,他知道英男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若是英男想要救下英奇,必须要用自己的时间来交换。英男心中震惊,可她眸光一触及到英奇,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老者的要求,喝下老者所调制好的水。

老者打开一扇门,让英男唤醒英奇的心跳,英男上前亲吻了英奇,成功复活英奇并带着他一起走出回音壁。萧琅看到二人平安归来,心中欣喜,英男把英奇留在了璇玑门,并嘱咐虫秀才通知火黎人前来接英奇,自己则戴上了斗篷,身体虚弱地离开了璇玑门。

第45集:赤魂石再度出现 火黎族人葬身火海

阿土收到虫秀才的飞鸽传书,得知英男复活了英奇。张问天前来找阿土,阿土把纸条给了张问天查看,张问天心中一喜,他认为只有赤魂石的强大力量才能复活英奇,他笃定赤魂石一定还没有完全毁灭,于是他再生心计,他让阿土前去带英奇回来,而他则赶往苍墟去取回五形灵牒。

蜀山上,墨不凡得知齐灵云的心狠手辣,他本想召集二位掌门前去苍墟讨公道,不料二位掌门与齐灵去却先一步来到了蜀山上。齐灵云将杀害苍墟弟子,抢夺苍墟掌门之位的罪名扣在了青囊头上,要求蜀山交出青囊。蜀山执意不愿交出,想要二位掌门分辨是非黑白,可二位掌门却称他们雪山与蛾眉两派愿归顺苍墟,助苍墟成就大业。

苍墟中,齐灵云感谢张问天的及时到来,若不是张问天施傀儡术助她拿下这两位掌门,她今日行事也不会如此顺利。张问天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以寻找利器对付蜀山为名,趁机让齐灵云打开苍天树,上前抢夺了五形灵牒。齐灵云不愿让张问天得逞,二人大打出手,张问天用符纸控制了两位掌门,阻拦了齐灵云,自己从而逃跑,齐灵云愤怒地将两位掌门一同残忍杀害。这一幕落入了化为殉灵蛾的蛾皇眼中,蛾皇震惊于齐灵云的手段,慌忙逃离。

白谷逸在璇玑门口等待着英男,他带英男一同离开,却意外发觉英男竟满头白发,且她的脉象已是枯竭之兆。英男自知瞒不过白谷逸,只好坦言道出,她为复活英奇不惜拿了自己余生的时间去交换。白谷逸心疼不已,认为英男的付出太过沉重,可英男却甘之如饴,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值得。这时,蛾皇前来寻找二人,他将苍墟的变故道出,白谷逸决定赶回苍墟,英男也决定回蜀山,挽救局面。

苍墟门口,白谷逸被苍墟的新弟子拦截下来,他本想打开灵石拱门进入苍墟,却发现灵石拱门早已被设下结界,他们无法上苍墟。这时,灵花漫天飘落,灵花的凋敝意味着天下将亡,白谷逸心中黯然,万万没有想到是他自己将苍墟带领上这个局面。青囊出现在二人面前,她让二人与她一同上蜀山,现苍墟早已被齐灵云独揽下大权,今非昔比。

璇玑门中,英奇醒过来后便四处寻找英男,他从虫秀才口中得知英男早已经离开。这时,阿土前来璇玑门带英奇离开,可英奇却执意去寻找英男,阿土假意答应陪他一同前往,却在树林中暗自对英奇下手,他伙同张问天对英奇施了傀儡术,想借此引出英男。另一边,火黎族人因英奇平安无恙而大感欣喜,他们本想一同迁徙西域,却意外得知英奇被张问天所抓,众人纷纷放心不下,决定救出英奇。

蜀山剑墟,英男前来祭拜颜人英与雀影,却发觉伏魔谷中有异常,她来到伏魔谷内,意外察觉自己体内再次出现赤魂石的力量。先前在回音壁的客栈中,萧琅也曾告诉过她,他梦到赤魂石重现于世间,这不禁令英男倍感诧异。与此同时,白谷逸前来见墨不凡,他知晓苍墟的一切行为,称自己愿尽力弥补,他想以血影神功融化长眉的冰封,助长眉早日出关。墨不凡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也早已明白大是大非的道理,他向白谷逸道谢,再无往日对白谷逸的隔阂。

蛾皇来到蜀山,将张问天抓了英奇的事情告知白谷逸。正在几人犹豫是否要将消息告诉英男时,英男却忽然现身。英男决心前去救英奇,此次乃是张问天布下的局,英男心中早有准备,她将赤魂石重现伏魔谷的事情告诉几人,认为英奇先前销毁的是六十年后的赤魂石,而长眉冰封中的赤魂石才是这个世间真正的赤魂石。英男让白谷逸等人前去消除长眉周围的冰罩,她自己则去拖住张问天,届时冰融后,她便以血引出赤魂石,用五形灵牒与赤魂石打开生死门,将张问天送回六十年后的世界。

齐灵云派碧梧等人暗中跟踪张问天,她们想等张问天与余英奇两败俱伤后,再上前抢夺赤魂石。余英奇醒来,发觉自己已被张问天施了傀儡术,他挣脱不掉张问天的束缚,竟硬生生掐住了自己的喉咙。正在这时,英男及时出现,以落英无形剑破了张问天的傀儡术,两人执剑合力对付张问天,可张问天却将火黎族人都抓来,且在他们的脚下布下星火石阵,逼得二人不得不乖乖就范,不敢轻举妄动。

英奇告诉张问天赤魂石已毁,张问天不愿相信,认为英男便是用赤魂石复活的英奇。英男无奈,只好摘下斗篷,亮出了自己的满头白发,称英奇的复活是用她自己的时间换来的,并非是赤魂石的力量。张问天接受不了赤魂石已毁的事情,他想要对英男对手,掏出英男的心来查看,英奇及时挡在了英男面前。为了救下英奇,英男迫不得已,只好血为引,召唤出了赤魂石,打开生死门。

生死门打开后,张问天不顾一切拿着赤魂石进入,他回到了六十年后的凌云峰,却意外到了蛾皇的身影。同时,阿土为了复活霍霍,他苦苦追寻着张问天所留下的火灵牒,却无意触发了火黎族人脚下的星火石阵,所有火黎族人因阿土的私欲而皆命丧火海,无一幸免。

第46集:齐灵云黑化五形灵牒 英男英奇成婚

火黎族人皆葬身火海,碧梧率人乘虚而入,夺走了五形灵牒。阿土见五形灵牒与赤魂石都已经失去,族人也全数死亡,不由得将心中的怨恨都发泄到英男英奇身上,他认为是二人太过自私,不肯帮助他复活霍霍,才会导致这个结局。

生死门中,张问天遇到了蛾皇,倍感震惊。蛾皇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张问天。原来,这里并非是六十年后的凌云峰,这一切皆是英男所设下的局。英男利用生死门将张问天传到了另一处地方,好让他与张问天解决私人恩怨,了却张问天。张问天并不是蛾皇的对手,他死于蛾皇手上,临闭上眼睛之前,张问天依旧不肯放弃心中的执念,心心念念的都是紫英的名字。蛾皇心中不忍,只希望张问天来世能够得偿所愿,跟相爱之人厮守一世。

蜀山上,白谷逸已助长眉融化周围的冰,可他真身的冰却迟迟不化,墨不凡心中焦急,白谷逸只称长眉离出关之日不远,却未到出关之时。墨不凡听此,便下令让弟子守在伏魔谷中保护长眉,白谷逸则因心系英男而先行下山。

余英奇忍痛将所有族人埋葬,他向英男询问起赤魂石一事。英男坦言道出,先前英奇毁掉的是她在六十年之后带来的赤魂石,而属于这个世间的赤魂石,依旧存在。余英奇已经不再是火黎族的守护者,他看着满头白发,为自己付出了一切的英男,再想起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懊悔万分,可英男却称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值得。这时,白谷逸前来找二人,英男将刚刚的事情告诉了白谷逸,她心底里十分复杂,世人皆想要得到赤魂石,却为赤魂石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赤魂石所酿成的惨祸已经数不数胜,为了防止赤魂石再生事端,三人决心将赤魂石夺回。

苍墟上,齐灵云从碧梧口中听得赤魂石还存在世间,脸色震惊。她将五形灵牒放入苍天树中,可火灵牒却生出一股杀戮之气。齐灵云联想到火黎人之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她决定让五形灵牒各自吸附冤魂之气,彻底黑化。五形灵牒本就可以制衡赤魂石,若是能够让五形灵牒彻底黑化,届时五形灵牒的能力必定胜过于赤魂石,她便可以杀了余英男,毁了赤魂石。

潜龙索已被斩断,齐灵云利用黑化后的五形灵牒封锁了进入蜀山的灵石,布下五形阵。现蜀山犹如被困于牢笼中的猛兽一样,无法动弹。齐灵云决定于明日踏平蜀山,杀尽所有人。五形阵引起了青囊与墨不凡等人的重视,青囊料定齐灵云明日定会攻上蜀山,重建潜龙索已经来不及,他们唯有尽力抵抗,等待英男带着赤魂石到来,现赤魂石是唯一可以制衡五形灵牒之物。

英男英奇等人找到蛾皇与赤魂石,赤魂石不让蛾皇触碰半分,唯认英男为主人。英男接过赤魂石之后,殉灵蛾送回音石来到英男面前。回音石幻象中,墨不凡率领蜀山众弟子恳求英男能够带赤魂石拯救蜀山。现天门峰灵石拱门已被五行阵所封,齐灵云将攻上蜀山,她滥用五行之力黑化灵牒,而灵牒之力又强悍难挡,唯有赤魂石之力能与之抵抗。英男是唯一一个能够驾驭赤魂石之力的人,拯救蜀山的重任除英男外再无人可行。明日一战,将是蜀山与众人的生死存亡之时,成败皆在英男的一念之间。

房间中,英男决定让赤魂石进入体内,前去拯救蜀山。蛾皇不肯同意,他希望白谷逸能够劝说英男,可白谷逸却尊重英男的意见,且向英男表明,明日蜀山一战他会尽力帮助英男。英奇深知自己也没有任何资格阻止英男去拯救蜀山,何况他们本身就是蜀山弟子,蜀山有难,他们责无旁贷。听到二人的决定,蛾皇气愤离开,认为他们这是去白白送死。就在蛾皇离开后,英奇单膝跪地,拿出了年年有余的钥匙,向英男求亲。明日一战,二人生死难料,若是二人有幸能够活下来,他想要带着英男回到小村村,重振年年有余,不再理会世间的所有纷扰,英男感动,点头答应了英奇,白谷逸则黯然转身。

余英男换上新娘嫁衣,坐于铜镜前梳妆打扮,白谷逸前来送上自己的新婚贺礼。得见余英男嘴角笑容,白谷逸欣慰离去。只不过,他在离去时心还是忍不住地微微刺痛。夜晚,英男与英奇二人以天地为证,星辰为伴,结为恩爱夫妻,此生此世,此情不移不变。距离二人上蜀山已过一年,英男靠在英奇身旁,与他共赏漫天星辰,二人一同幻想着大战结束后的未来。英奇答应英男,若是二人有幸活下来,他必定会想尽办法,与英男同回到六十年之后,圆了她的心愿。

树林中,青囊奏起一曲琴曲,她决定将甄良的卷轴置放于竹林中。明日一战生死难料,但无论是生是死,她都会将甄良放下,重新开始属于自己的人生。这时,天一前来寻找青囊,他将自己的心底话告诉青囊,若是明日青囊战死,他便陪着青囊,但若是他们得幸存活,他想要陪伴着青囊过完接下来一生。青囊虽未向天一表态,可她转过身之后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以上就是关于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晚上吃什么水果好 10大减肥水果轮着吃
张丰毅:我为什么不参加儿子婚礼
360手机N4即将发布全新配色:低调内敛星空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