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学霸才是院士兼职的真问题

发布时间:2019-08-14 17:42:28

院士兼职要不要废除,这一议题落入是非圈已颇有些年头。但兼职的院士仍不在少数,批评者和被批评者少有交集。 你批你的,我兼我的 成为常态。

院士本为职业尊荣的高峰,舆论的众声质疑却令兼职的院士尊严尽失、荣耀黯淡。何以院士非得坚持兼职,而甘愿领受社会的负面评价呢?依 经济人假设 进行分析,在兼职院士群体看来,兼职所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了社会的负面评价。荣誉最终不敌利益。

从争议的本质来看,应在兼职之外。抛开个案笼统地否定兼职太过绝对。这也是官方面对众声喧哗却不敢明令禁止院士兼职的原因所在。去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至2020年)》中,有这样的表述: 注重院士称号精神激励作用,规范院士学术兼职。 坚决反对兼职过多,徒挂虚名和领取不当报酬。 这两句话可视为官方对院士兼职的基本立场。

也正是这两句话,极尽中国式 模糊立法 之大成。何谓 兼职过多 、何谓 徒挂虚名 、何谓 不当报酬 ,都有着丰富的解释空间。而如何 规范 ,拿什么来 反对 至今仍然缺失。中科院学部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自成立以来,倒是制定了不少规范性文件。诸如《中国科学院院士科学道德自律准则》《中国科学院院士违背科学道德行为处理办法》《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中院士行为规范》等等。林林总总的文件被解读为 初步形成了学部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的规范体系 。但一方面由于制定者的身份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并未形成建立在学术共同体基础之上的学术道德认同,那诸多文件也都停留在依各人自我修养的约束上。不同的院士对其职业羽毛的珍惜程度不同,对待内藏巨大利益的兼职自然也有或拒或迎的区别。

个人道德靠不住,又没有能靠得住的制度,院士不当兼职的遏制看来还得另寻他途。与此相关联的问题是,为何院士兼职的市场长盛不衰?哪怕院士兼职只是徒挂虚名,也不乏有高校和研究机构趋之若鹜。这看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两情相悦,为何社会舆论非要持续批评,棒打 鸳鸯 呢?

还是从 经济人假设 出发。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有实实在在的利。高校争抢院士,正是因为院士能够为高校带来 利 。这 利 ,既有虚的名声,也有实的项目、课题、奖励及各色成果。甚至引进院士本身,亦可归入校领导在 人才建设 上的政绩工程。

所以,规范院士兼职先得追问为何一个院士的 职业荣誉 会带来如此巨大的利。比如,同样的申报材料,同样由青年教师执笔,有无院士挂名就是不一样,有无院士打招呼做工作更是不一样。这其实不是兼职的问题,而是学霸的恶行和制度媚 霸 的结果。把火力集中在批判院士兼职上,实则打错了靶子。

学霸不仅仅存在于院士群体,更存在于学术江湖的各个角落。学霸垄断资源,党同伐异,近亲繁殖,扼杀创造。在这样一个奇怪的 熟人社会 里,学霸因其绝对地位而取得了学术道德的定义权。学霸对后辈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不但要会做学问,还要会做人。 这里所谓的 做人 ,更多是在强调门生派系,强调对学霸的服从和 孝敬 。尊师重道本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却因这种极不正常的 门生关系 而变了味。在学霸的压制下,真正的学术后备力量无法借助学术本身脱颖而出。与学霸的良好关系,反倒超越了学术成为后辈能否 出头 的基础性条件。

正因为在学术江湖有着如此之多的 潜规则 ,一些高校为了追求政绩,才不惜以重金礼聘学霸前来兼职。所谓兼职,其实就是将学霸 熟人化 ,以便本校及本校的人力资源能够借助一种彼此心照不宣的 利益共享关系 ,进入学霸掌控之下的江湖。

规范院士兼职的路径,除了对院士进行道德约束,另一个办法就是除掉学霸,还原学术。院士本应成为真正的学术荣誉称号,而不是成为 学霸 的代名词。对于有失范行为、甚至有学术腐败行为的院士,不但需要 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 对其进行道德谴责,更需 学术腐败惩戒委员会 对其依律惩戒。道德是自律,惩戒是他律,两相结合方可见其实效。舍他律而取自律一端,院士的不当兼职断难遏制。

(作者系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血栓早期症状
血栓性疾病有哪些
血栓的形成原因
血栓前兆是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